玩二胡是幸褔的!

佩珍 Post in 上課心得,Tags: ,
0

Pei

二胡對我來說一直是一份特別的情感

讀書時不知怎的中邪似的迷上胡琴。持續四年的時間,每天早晨七點到九點就是我晨間練二胡時間。回想當時到底在堅持什麼?想想其實也沒有,就是太早起床又沒事幹而已。帶著琴趕火車去高雄習琴、帶著琴騎車去海邊小學教課、帶著琴趕巴士去山上集訓。

現在,手上那把十幾年的老胡琴音色早就不再洪亮,但想起那段"跑江湖"的情感,就是不忍購入新琴。回想當年為了踏上正途,以封琴對母親發誓,會成為有前途的青年。剛封琴時,每晚入睡前夜深人靜時,腦中都會響起我那把老琴的聲音,好想觸摸它的衝動。

之後大約有五、六年的時間,隨著一連串的考試,昇學和工作…幾乎忘了我曾擁有二胡。某年老家過年大掃除時,在櫃子的最頂層找到琴盒,打開後我看到的是,和當年一樣光亮美麗的二胡,安靜的躺著。突然間我淚水止不住的湧了出來,時光倒流到"跑江湖"的年代。我們一起趕火車上課、集訓和小朋友在滿是蚊子的教室打地鋪,比賽,演出…

之後,我決定一直把琴帶在身邊再也不分開。無耐在台北漂泊了多年,一直沒有合適的空間和時間,可以保持練琴的習慣。直到中研二胡社,終於尋得一個得以讓我們再次撒野的環境。

有人問我,這麼多年不碰琴,琴技會不會退步?琴技,肉體的東西,得確需要時間再段練才會回覆;但心裡的情感,隨著時間的過去而豐厚。年輕時追求的是炫技的光芒,渴望的是對琴的操控欲;年紀增長後,反而是想和琴和而為一,跟每個遇到的朋友訴說我們一起經歷的快樂時光。

很多人、事、物,得在正確的時間,合適的環境,事件才能美滿的發生。要珍惜現下擁有的環境;現在擁有,並非表示你一輩子都能保有。

« 上一篇: :下一篇 »

留言